和女人甲

在这个早就不流行写博客、中国人都在拼命刷朋友圈、日本人都在拼命刷FB的年代,我又回来了~

为了要找一张空的SD卡给前辈传视频资料,把以前安卓时代手机里用的SD翻出来格式化掉了。
格式化之前不慎翻起了旧照片。翻到以前的朋友,前任,荧光糖蛋白的合成工程图,食堂的抹茶蒙布朗,老友记的截图,etc.
于是就顺势冒出了一股怀旧之情,再然后就顺藤摸瓜地翻出了这个不知道挂了多少蜘蛛网的博客。
随便瞄了几眼以前的博。这大概是我头一次觉得自己没有一年不如一年的。也没有觉得往事不堪回首。
也许我是真的过了“年纪”这个坎儿了。松了一口气。

好,说正事儿。

黄金周女人甲来日本玩。真的很高兴,就为了她真的来了。
高中那会儿还把世界想得多大多大的。不说别的国家,就是能在别的城市见面都觉得憧憬。觉得好浪漫好像做梦一样。不知道会那样想到底是时代的原因还是岁数的原因。我猜是两者都有、时代居多。扯远了。
跟她在一起也就一个礼拜,她来住在我家里。毕竟在不同的国家生活了好几年,日本的房子这么小,美国的房子那么大。自然的很多想法也都不一样了。很多事情都变成可以互相理解但却没法互相赞同。她或许觉得世界不公平,觉得自己是不幸的。我也是很欠抽,非要责备她是她自己不对。期间吵过一回,然后又拿出成年人应有的宽容大度,那样自然而然地,那样成熟理智地和好了。
她回美国之后给我写了封邮件。信头说不知道我能不能收到。我最开始很犹豫,想她也许希望我是收不到的。但更主要是自己害怕,因为我总觉得在她来过这一次之后我们的关系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。于是就没有回她。在收到大概是第三封邮件的时候,她写到SNS上铺天盖地都是杨绛去世的消息,感慨了一番。然后我突然觉得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的。我们还是那个时候的我们,还是一样都能感到自己的不成熟,感到不安,感到孤独,想要努力但又害怕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。不同的只是我习惯了,接受了这是生活的常态,再也不觉得有必要为了改变这种状态而挣扎。
我终于鼓起勇气回信说:要不是你跟我说的话我根本都不会知道杨绛去世了。我只是生活在自己隔离出来的那个自己想要生活的世界里,不去理会真正的世界而已。因为我发现这样比较幸福。她回我说杨绛也说世界是自己的,跟别人无关。

结果嘛其实没有结果,因为从最开始这就不是一个有开头有结尾的故事。
生活其实是一件蛮辛苦的事情。从上大学那会儿我就这么觉得。
只是那会儿我恨生活那么辛苦,不知道自己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;故意不去努力就因为害怕看到不想看到的结果;或者怕美好的结果就这样来了却在一瞬之间就消失在过去里。
但是现在却接受了生活是一件辛苦的事情。既然活着就好好活下去。最起码要对得起自己,每天每天能看到自己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——更聪明,更善良,更懂得珍惜,珍惜自己也珍惜周围的人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把这作为自己人生的目标,作为自己活着的意义?我知道这么说的确有一股宗教的味道,不过真的跟宗教没有关系。也许有点莫名其妙,但这却是将自己的世界跟别人的世界隔离的最好的方法。是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的最好的方法。
而我还没有100%做到。我还要继续努力。

现在看来这个博客的名字起得还真是好。名字还是来自レミ街的一首歌。那会儿单纯是喜欢环状线上绕不出去的伤感。现在却
觉得虽然一直在绕,绕着绕着之间,好的、坏的、不好也不坏的,一切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堆积起来,堆积成了现在存在在这里的自己。
BGM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月份存档
类别
链接
搜索栏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